洛忒

欸黑(´∀`)♡
默默的把場照修的像正片
讓我紀念一下AwA
嘿嘿 最後一張是ㄎㄧㄤ照
金寶有兔耳朵wwww
獻醜了😂😂😂😂

嗯……外拍完的小更新
我把安娜的氣質用沒了( TДT)
對不起安娜
鼻要打窩QAQ

我的獨白

 √ 謝爾(哥哥)的第一視角
√ 人物有ooc  
√ 我是文渣 文渣是我
√ 以上都能接受在往下閱讀 不型請自行避雷
√不知道這個tag可不可以 如有不恰當 請告知我 小的會立即修改(*´∇`*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  我叫謝爾 • 凡多姆海伍,是凡多姆海伍”真正”的家主,我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弟弟,我跟他是雙胞胎,但是他從小身體就不好,不能一直陪我和伊麗在外面玩,每次看見弟弟從窗戶看向我們的眼神就不自主的心痛了起來。

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弟弟,想跟他永遠在一起,可是某一天,我聽到弟弟說想當玩具商人,然後去世界各地,我當下收到非常大的打擊,因為我是凡多姆海伍的長子,我必須要繼承伯爵的地位,但是這樣就要和弟弟分開,所以我開始哭鬧,不想上課,我不想當伯爵了,我只想跟弟弟一起當玩具商人。父親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只跟我說:「貴族是不能當玩具商人的,所以謝爾想要弟弟成功的當上玩具商人的話,就一定要繼承伯爵的地位,然後在背後保護著弟弟。」,當我聽完父親說的話,我下定決心,我會成為比父親更厲害的伯爵,我要保護弟弟一輩子。

      但某一次的聖誕夜改變了我跟弟弟的命運,我們被抓去當祭品關了起來,在我被抬上祭壇的那一刻,我感到深深的恐懼以及絕望,我心裡卻都是”無法保護好我最愛的弟弟”的自責,在到插入我身體之時,我聽見弟弟在呼喊著惡魔。

啊!我用我的性命換取了一個可以保護弟弟的人,這樣好像也不錯。我最愛的弟弟啊,希望之後你能好好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在我以為我不能在見到弟弟的時候,有人把我復活了。我很興奮,因為我終於能實現我當初跟弟弟的諾言了,當見到弟弟的那一刻,我很感動。沒想到我可愛的弟弟都長那麼大了,也對,都過了那麼多年了,不過弟弟居然冒充成我,還把有關我的一切都摸除掉。真是一個壞孩子呢!

不過沒關係,這些都不會影響我對你的愛,放心吧!我的弟弟,你不會在感到寂寞了,因為我回來了,回來完成當初跟你了諾言。這次真的要一直在一起哦。

我最愛的弟弟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對!這次又是獨白
而且還是謝爾(哥哥)的獨白。哈哈,在腦袋空白的時候打出來的,哥哥被我塑造成完全的弟控了啊啊啊啊,後期還有一點黑化😂😂,人物又ooc了,希望讀者們不要介意,希望你們喜歡(๑¯ω¯๑)

<瑞金> 一個人的獨白

#格瑞第一視角

#我是取名渣渣

#文渣注意

#文筆極差 請見諒(*´∇`*)

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有一個發小 他叫做金

他很天真又傻裡傻氣的,總是做一些讓我很無奈的舉動但很可愛 ,金眼裡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純潔和乾淨、透徹又漂亮,他的笑容也永遠是那麼的燦爛,彷彿夏日的陽光。

每次你的笑容都是我的救贖,我漸漸的發現我對你的感情不再是單純的友誼,我開始想要佔有你,想要你的笑容只為我而綻放。

金 你知道嗎? 當你跟我說你要參加凹凸大賽,我非常震驚以及害怕,我害怕你在比賽中受傷,我害怕你在比賽裡領悟到世間的醜態,我更害怕你離開我。

但我無法干預你的想法,所以我只能在背後默默的守護著你,不讓你受任何的傷害。

每在大賽裡度過一天,我對你的佔有慾就一天比一天強, 看到你用那麼燦爛的笑容對著每一個人,我都好想把你關起來,不讓外人見到你那可愛的笑容。我嫉妒你和紫堂的無話不談 、我嫉妒雷獅自然而然勾住你脖子的手 、我嫉妒你和卡米爾一起吃甜點的場景 、我嫉妒你能和凱莉親密的擁抱,這一切都讓我無比的煩躁。

而今天我從你的口中不再是聽到「格瑞 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」而是「格瑞 我喜歡你」,你知道我當下有多開心嘛? 終於 我們的關係不在止步於朋友了、 終於 我不是只是一味的單戀, 金 我愛你 ,金 你終於屬於我一個人了。

許墨X白起

       3月14日,這是大家熟悉的白色情人節。路上隨處可見情侶們面帶幸福的笑容。而在一個並不豪華卻無比溫馨的公寓裡,白起正為了他的情人而準備著只屬於他們的燭光晚宴。

       許墨一回到公寓見到在廚房忙來忙去的白起 露出幸福的笑容,走上前抱住白起:「需要我幫忙嘛?」白起停下手上的工作,側頭看著略比自己高一點男人說:「不用 快好了 你先去洗澡 出來就可以吃了」許墨聽到後,伸出手揉了揉白起柔軟的頭髮 ,笑道:「好」白起打掉男人在自己頭上作亂的手 哼了一聲:「既然知道了 就快去」許墨無奈的笑了笑,「好 我這就去洗澡 老婆大人」。

      洗好出來的許墨只穿了一件浴袍,白皙的身上還有一丁點的小水珠,在配上蠟燭柔和的光線,讓白起整個人都看呆了。許墨看著難得犯花痴的白起,走上前緊緊的擁住白起,看著他的臉笑著說道:「我有那麼好看嗎?都看入迷了。還是你覺得我比你準備的晚餐還可口呢?嗯?」白起久久才回過神,測過臉說:「別總是往自己臉上貼金,我只是在想明天的工作而已。」許墨看著白起微微發紅的耳朵笑了出來,「笑什麼啦!!」白起瞪了一眼滿是笑容的許墨,許墨輕輕搖了搖頭,然後抵著白起的額頭說:「我只是在想你怎麼這麼可愛而已。」

      許墨和白起在這片美麗的星海下緩慢地品嘗著情人節晚宴,突然有一隻修長但是有些許傷疤手出現在許墨視線中裡,許墨看著不斷遞食物的白起笑著說:「不可以挑食, 對身體不好。」,白起聽到後默默的收回手「蘿蔔有什麼營養可言,吃了只會壞眼睛」,許墨忍不住輕笑了出來「呵呵,是這樣嗎?這個說法我可是第一次聽說呢!」,白起尷尬的咳了一下「咳咳,快吃,不然就要涼了」,許墨帶著笑意說道「遵命。」

      許墨看著不斷糟蹋盤子上的蘿蔔無奈地笑了出來「不喜歡就不要勉強自己吃,這是我給你的禮物」許墨從白色大袍的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盒子,然後慢慢的打開,白起看見盒子裡放的東西微微愣了一下,許墨注視著白起的雙眼, 眼神充滿認真「從未給過你承諾,而這個戒指將會是我對你的承諾」許墨取出盒子裡的戒指輕輕的套在白起的食指上「這樣你永遠是我的,我也將永遠是你的」,許墨抱住還在呆愣中的白起輕輕的附上他薄薄的唇「我愛你」白起聽見這句話也回抱許墨,小小聲的說:「我也愛你」